泰國清萊 x 山中無歲月

by Sandia

在台灣的時候,有想過是不是需要幫泰北的小朋友募書,當時想說,等到了這個地方再確認需求是什麼?到泰國的第一個晚上,參觀滿堂的中文學校,印象深刻的事情就是這裡的教學環境和30年前,我在讀小學的時候一樣。

一樣的黃泥土地板,簡單灰白的教室陳設,國父肖像(泰國還多了皇室的照片與國父並列)高懸在上;另外令我驚訝的是:上課也太吵了吧!甚至在開始上課後,學校會把大門鎖起來,以防孩子翹課。

這裡的學生白天接受泰國政府的泰文教育,晚上則是各個華文村莊自辦的中文教學,因為在國籍的認同上,已經是泰國人了,平常朋友之間的對話也以泰語為主,所以對於晚上額外的中文學習,有的學生已經不像希望文化延續的父母那麼上心了,才會有上課需要鎖門的事情。

上來帕黨之後,因為育幼院的小朋友早上六點要起床自習到六點半,可是我觀察他們兩天,發現小朋友的這段時間算是浪費了,在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的局勢裡,孩子只是早起坐著打盹,所以我打算找合適的故事來說故事給他們聽。

早上六點其實真的很早,剛開始執行說故事時,想到自己決定要做的事情,有一點感到硬著頭皮,賴皮的跟自己說:晚一天開始也沒關係,何況我也沒有備書,說是這麼說,但刷牙洗臉,打理好自己之後,看著沒精打采的小孩們,我從書櫃找了一本繪本,還是走進教室跟小朋友說,我要說故事給他們聽。

故事是《爺爺有沒有穿西裝》,說的是一個小孩的爺爺死了,小孩看不到爺爺在棺木裡有沒有穿西裝。故事的目的在探討孩子對親人死亡的感受。問題來了,我要怎麼解釋「爺爺是誰」還有什麼是「西裝」呢?

我只能把問題丟給小朋友,問他們「爺爺是誰」?小朋友用他們理解的方法跟我說「爺爺是爸爸的爸爸」,至於「西裝」,我指著書上的插畫表示,那是西方文化的一種正式服裝。

故事說到一半,早自習時間結束,他們要去打掃、吃飯,準備上學;其實泰國教育已經將華文課納入正規課程,和英文課一樣,所以在白天的泰文學校課程裡,已經有華文課,只是他們所學習的是中國大陸體系,而且對以泰語為母語的他們而言,學華文和英文一樣,其實不簡單。

泰文學校放學後,吃飯再洗澡,晚上六點,中文學校上課。今天是我第一次幫學生上課,上的是六年級的社會課,因為六年級的老師有事下山去了,讓我代課。到了教室,學生跟我說今天不是上社會課是中文課,大部份的孩子都這樣鬼叫著,所以我跟孩子借了中文課本,硬著頭皮上課摟。

原先請他們先念課文,他們有些抗拒,但大家齊整的念完,除了音調、速度上的差異,其他我覺得都還好,只是在一些大家都念不出來的字上,我會明白那是生字。

等他們念完,我又念了一次,之後開始解釋文意,就發現問題了;我沒有辦法用泰文解釋,中文說的太多他們又不懂,最後甚至畫畫、英語都被我用上,為的是使他們理解,「或者」、「複雜」這些詞的意思。

上完一堂課之後,我問學生接下來的一堂,他們應該做什麼?他們說應該抄課文或寫生字。雖然對我來說抄課文是很莫名其妙的事情,但此時此刻我覺得我需要他們抄課文使我靜默一下,對於第一回合的教學,我感到糊里糊塗。

抄課文的同時,我逐個靠近他們,問他們對課文理解多少,整班同學理解的平均值約在30%以下。我說:所以你們可以把課文念出來卻不懂意思,而且考試也可以考出來是這樣嗎?

他們向我承認,其實課文念不太出來,能整齊的念完是集合所有人的力量,而考試確實沒有理解,也能作答。最有趣的是:其實今天真的是社會課,只是課本裡,關於台灣社會經濟的介紹對他們來說更難理解,所以他們騙我上中文課。

中文學校的課本是台灣僑委會提供的,與台灣中小學生使用一樣的課本,在教學上,其實對學生是吃力的,除了講述台灣社會經濟的社會課本,對他們來說很難理解之外,中文課本裡使用的字詞,如果不是日常用字,他們也很難記住並且使用。

下課回到育幼院,來自初次體驗的教學刺激,使我筋疲力竭。沒想到孩子們還記得早上的故事沒有說完,甚至拿了其他故事書要求我念,基於今天在學校的經驗,我好奇的問他們,真的懂我在說什麼嗎?

小朋友一顆顆晶亮的眼睛一開一闔,原來育幼院的孩子,接受的中文刺激比較多,理解中文也比中文學校的學生強很多,我很高興過去在台灣學習說故事的經驗用上了,那我們就來說故事吧!當小朋友經由說故事的啟發,而願意自己去翻找故事書,學習的價值才會出來;然而要我說故事的交換條件是:教我說泰文。

0 回應
0

Related Articles

鍵入想法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We'll assume you're ok with this, but you can opt-out if you wish. 接受 閱讀更多

隱私 & Cookies 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