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惠秀 x 朱智勳 x 富豪辯護人

by Sandia

熙材的表情實在太傷心了,金資忍不住去幫他擦臉,當然熙材並不領情,熙材選邊站其實私底下事務所代表宋必中也是知道而且同意的,畢竟不管ISSUME之後是誰擔大位,宋&金都不想失去這個大客人,但是熙材實在輸的太難看了,在宋必中與ISSUME會長協調之後,會長同意以後財團裡不管檯面上或私底下的訴訟都要交給宋&金處理,而意圖奪位的女兒河慧元則被父親要求出差南美三個月以示懲罰。

金資作為合夥人出現在宋&金律師事務所

因為熙材選邊站的事情,宋必中代表在公開場合是表示不知情的,所以熙材在事務所也是被懲處的狀態,也因為這次的案子實在難看,他手上的案件被要求移出大半,使他低姿態到連公司簽約律師的小案子都願意幫忙,於是他看到他喜歡的天才小提琴手高儒漫與他的經紀公司訴訟的案子,宋&金負責的是被告的經紀公司,同時也是高儒漫的母親。

高儒漫的母親可以說一點也沒有給兒子私人的空間,已經成年了,可是經紀合約上要求他不能有公開的社群網絡、不能有感情的交往對象,甚至一個月只有500萬韓元的薪水,他是一個小提琴天才,其實他不需要很多的錢,但是他渴望表演,當他的媽媽知道他聯繫律師想要為自己的自由解封時,暴怒的打他的經紀人,而且取消所有的表演。

金資是高儒漫的律師,當熙材從同事那裡得到高儒漫的演奏會門票時,並不知道這起訴訟,在演奏會結束後,熙材拿著之前金資假裝他的女朋友時送他的高儒漫的限量唱片去請他簽名時,看到金資跟在高儒漫身邊,他很驚訝,因為他實在不願意再和金資碰面了,可是熙材的高中同學沈幽美(黃寶羅)也出現在這裡,而且完全不清楚金資和熙材兩個人現在的狀況,而大聲嚷嚷著,所以金資和熙材火速把她帶離會場,而到附近的小酒館,兩個人很有默契地把幽美灌醉。

趁著酒意熙材問金資,對自己有沒有認真過?沒有,金資說除了此時此刻看著你的我是真的以外,我對你沒有任何一個時刻是真的,實際上連金資這個名字都不是真的,熙材趕到小小的傷害,他把曾經是她送給他的限量唱片留下來給金資,希望金資幫他丟掉。

高儒漫的經紀合約是在他未成年的時候由母親簽署,因為對本人太過苛刻,其實可以向法院提出合約無效,金資在看過高儒漫的母親暴力而且蠻橫的對待經紀人之後,覺得不應該和解,應該盡力為高儒漫還有身為他的情人的經紀人爭取最大利益;熙材是高儒漫多年的粉絲,他知道高儒漫只想要好好的表演,而且擁有愛一個人的空間,他也不想離開母親,因為母親是他唯一的親人,在這些理解下,熙材為他向他的母親爭取,反而得到了高儒漫同意撤銷告訴和解,這也是熙材對金資將河代表的情人貞和送回地獄的小小報復。

可惜熙材沒有為這小小的勝利高興太久,在事務所合夥人會議裡,又是一個沒想到,宋代表邀請金資成為他們的合夥人。

0 回應
0

Related Articles

鍵入想法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We'll assume you're ok with this, but you can opt-out if you wish. 接受 閱讀更多

隱私 & Cookies 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