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惠秀 x 朱智勳 x 富豪辯護人

by Sandia

每當金資失去力量的時候,她會到喜歡的樓前面站著,一邊仰望樓高,一邊問自己什麼時候才能有錢買下來,總是這樣不停地以同一個仰望的姿態站在樓前,她已經成為該棟大樓著名的鬼。雖然金資被前來找事的混混打得很慘,可是對方更慘,需要住院八周,在金資打倒混混之後,原本拿起磚頭想一勞永逸的跟對方說再見,那該是多絕望的心情,才會希望對方永遠消失,幸好金資總是存在著一絲對生命的希望,所以總算放過混混,可是心裡對過去不好的記憶點,還不能忘記。那天晚上,她又站在樓前,很久很久,身上的疼痛也不能在乎。

她還需要更多更多的努力。

因為ISSUME河代表的離婚訴訟案,金資接到另一個財閥千金黃美拉教唆司機毆打管家的案子,類似這樣的案子和熙材那種大律師事務所處理的官商弊案是不一樣的,但關於男人與女人或是人與人這類溝通複雜的民事案件是金資擅長的,金資先突破司機這邊,以一套房子的代價讓司機認罪,承認自己不是因為被教唆材毆打管家,再把司機願意認罪被判刑的消息傳給認為司法不公的受辱管家,管家受到毆打的汙辱,又因為司機的認罪,而什麼也沒有,金資軟言的跟管家說妳不是應該看過而且知道世界運行的方式,怎麼不跟司機一樣拿了好處來安慰被汙辱的心靈呢?

金資很聰明的搓圓了世間的不公平,她拿著漂亮的成績單到黃美拉慶祝與男友交往一百天的有錢人的派對上,當不速之客,為的是與上流社會的大家牽上線,幸運的是ISSUME河代表也參加了派對,她不避嫌的讓河代表知道她也能為他效力,因為人與人,特別是男人與女人的訴訟關係,是她所擅長的。

她開始對ISSUME集團伸手,而宋&金以馬律師為首的ISSUME律師團也不對熙材釋放善意,馬律師甚至建議代表宋必中(李璟榮)讓熙材退出事務所,但怎麼可能呢,宋必中與熙材家是世交,宋代表才暗中協助熙材的父親往更上位的大法官職位前進。

金資的機會來了,河代表真的聯繫她了,河代表囚禁想要離開他的愛人徐貞和(李周妍),徐貞和為了想逃離囚禁的狀態而絕食昏倒,所以金資到別墅的時候,幫她打了電話送醫院急救,她順利的接到河代表關於這個案子的委託,但消息傳到宋&金時,馬律師非常生氣的要熙材去向河代表道歉,他不希望自己一點一點地失去客戶控制。

如果是現在這樣的狀況,熙材能做什麼呢?他得不到河代表的信任,馬律師又在背後窺伺著,身為ISSUME集團代表,河代表是一個使用違禁藥物過度的依賴者,熙材決定化被動為主動,轉而支持與河代表爭奪主位的姐姐河慧元(金英雅),一樣是和金資對立的角度,他拉攏河代表的情人徐貞和,準備對河代表提起經營權訴訟。

0 回應
0

Related Articles

鍵入想法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We'll assume you're ok with this, but you can opt-out if you wish. 接受 閱讀更多

隱私 & Cookies 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