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東旭 x 那個男人的記憶法

by Sandia

當我們生病總是希望休息,透過時間來安撫疼痛,在時間的運作下,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會淡化,例如在傷痛裡面,我們會漸漸好轉,如果不能好轉,轉而死亡,那麼因為我們死亡而感到傷痛的親人,隨著時間拉長,對於失去的傷痛還是會漸漸淡化,對大部分的人來說,時間是良藥。

可是對政勳(金東旭)來說不是這樣的,他的時間和平常人一樣,分秒都在過去,但是他擁有逆轉時間的能力;對於平常人來說,時間不斷流逝的過程,我們的記憶也在消退,因為時間使得記憶能夠淡化,就算我們曾經因為失去愛人而恨不能歸去,悲傷也還是會隨時間一天一天消退,能夠逆轉時間的是記憶力,如果記憶永遠存在,那時間代表沒有過去,如果時間沒有過去,那麼愛一個人的心情會永遠記得最愛的當下,同樣的意思,失去一個人的哀莫,因為記憶復刻,他也將永遠活在心死的瞬間。

政勳就是這樣的人,他從小就有過剩記憶症候群,不能忘記發生過的任何事情,所以當他在執行現場播報新聞工作時,即使讀稿機突然壞掉,因為已經將看過的文稿印在記憶裡,所以也不妨礙直播進行;政勳就是這樣的人,所以即使初戀西淵(李主儐)死在他的面前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也和在前一刻發生,沒有什麼不一樣。

除了記憶過剩之外,政勳更是一個火紅的新聞主播,因為他常常在現場採訪時,出其不意的爆料受訪人不足為外人道的秘密,因為這樣的採訪風格,讓即將被他訪問的頂級演員呂河珍(文佳煐)覺得很酷,甚至第一次覺得看新聞是有趣的事情。

採訪直播前,政勳到河珍的化妝間,禮貌地問河珍對於預先擬好的採訪問題有沒有疑問,河珍並沒有很仔細的看待採訪問題,只在意政勳的領帶花樣和顏色不適合他本人,畢竟河珍是個引領潮流的演員,有趣的是政勳喝了河珍給的咖啡,而咖啡裡兌了威士忌,他不能理解為什麼在採訪前,河珍會想要喝酒,卻不小心是自己喝到兌了酒的咖啡,這讓政勳覺得河珍和他所理解到的一樣,是個狂人。

直播過程,河珍說自己是個誠實的人,但政勳透過河珍在網路上發表的動態裡,對河珍提出疑問,他覺得河珍想法反覆,沒有一貫性,可能三個月前支持這個政黨,三個月後又推翻自己的想法,一周前喜歡這個品牌,一周後又完全討厭這個品牌,政勳覺得河珍的行為不能稱為誠實,而應該稱為身為公眾人物卻對於言行無責任的行為,面對政勳犀利的採訪攻擊,河珍直愣愣的回答前後不一致的想法,自己其實有確切的理由,只是現在想不起來,只是不喜歡對生活或想法複雜,只是單純的數到5或者6的活著。

河珍這樣的回答,換成政勳無視直播正在進行而呆愣著,因為單純的數到5或者6的活著,這樣的說詞和政勳意外死去的初戀西淵的想法如出一轍。

0 回應
0

Related Articles

鍵入想法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We'll assume you're ok with this, but you can opt-out if you wish. 接受 閱讀更多

隱私 & Cookies 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