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寶劍 x 男朋友

by Sandia

(一)莫羅卡瓦納

秀賢(宋慧喬)是政治家的女兒,一場政治婚姻兩年後宣告結束,因為前夫說他遇到真愛,所以他們兩個很輕易地放開彼此,在離婚協議上,前婆婆的要求是每年她的生日,秀賢仍需要出席,在結束婚姻之後,秀賢經營自己的飯店,和以前沒有什麼不一樣,她依然很忙碌,仍然是媒體追逐的焦點,木然的出席前婆婆的生日宴會,木然的和前夫說話,很多行程只是不得不的形式,秀賢的悲傷映在她美麗的臉上,那是一種不哭也不笑的表情,也很像再也沒有什麼可以在乎的事情。

飯店預計在古巴有新的合作案,秀賢和秘書美珍(車和娟)一起到古巴出差,當地司機邊開車邊說電話,而撞到了路邊露天咖啡廳正在喝可樂的振赫(朴寶劍),也撞壞了他很珍惜的相機鏡頭,因為撞車,秀賢請美珍下車好好的處理有沒有需要賠償的事情,美珍給振赫名片,希望他回韓國以後聯繫,這樣才能賠償他,振赫則覺得雖然相機對他很珍貴,但這不是換新的,就可以的事情,他寧可自己修理鏡頭,而不會想連絡美珍。

美珍回車上以後,跟秀賢說關於賠償振赫的反應,也調侃如果是馬上給他一億或者即使是一千萬,他應該會馬上就收下吧!奇妙的是秀賢剛好看到窗外正在和街上的當地小孩跳舞的振赫,所以她覺得振赫應該不是會收下金錢的人。

今天已經結束合作案的簽約了,明天就會回去,原本秀賢吃了安眠藥想要早點休息,看到房間裡擺設的明信片,她想起合作方跟她說的哈瓦那海濱大道的夕陽非常美麗,所以她想要看看,可是美珍想要自己去玩,不得以秀賢只好自己去,飯店大廳的接待聽說秀賢要去看夕陽,而推薦她到莫羅卡瓦納,可是要送她莫羅卡瓦納的計程車卻在半路壞掉了,她聽從司機的建議搭渡輪過去。

因為走了很多路,秀賢的腳跟被高跟鞋磨破,手上提著的包包也被偷走,好不容易和大家一樣坐在莫羅卡瓦納的堤岸上,安眠藥的效用卻開始發作,差一點掉下堤岸,幸好振赫拉了她一把,肩膀借秀賢靠著睡了一覺。

當秀賢睡醒,眼睛和振赫對著,她問振赫你對我有什麼目的嗎?她的身分讓她已經習慣高高的築起關係,她不一定喜歡這樣,可是也只能這樣。她的鞋子因為睡著掉到堤岸下,她請振赫幫她撿鞋子,一抬眼則看到美麗的夕陽,她說真的沒騙我,真的很漂亮。振赫給了她Omara的曲子,跟她說搭配曲子看夕陽,夕陽能有百分之兩百的美麗。莫羅卡瓦納夕陽還有氛圍,她不自覺的回憶自己擔任很多身分的過往,她是政治家的女兒,她幫爸爸到處拜票,她曾經有過一段政治婚姻,穿著婚紗的她並不快樂,她回憶著這些,關於她所擁有的存在。

異國情調終於讓秀賢放輕鬆一點,她和振赫喝了啤酒,吃了晚餐還看了當地的音樂表演,雖然覺得自己很好笑,可是她也和振赫和大家一起跳舞,甚至為了讓腳舒服一點還光著腳走路。

因為秀賢的包包被偷走,所以和振赫在一起時的花費都是振赫的錢,振赫在夜市給秀賢買了一雙拖鞋,他問秀賢想要什麼樣式呢?秀賢則說只是要穿到飯店為止,隨便就可以了,振赫則玩笑的說世界上最難的訂單就是隨便。好好的把收據都收著吧!我會補償你的。秀賢這麼跟振赫說,對秀賢來說這是沒什麼的小錢,可是卻已經是振赫的全部,振赫卻願意做為同胞愛和秀賢一起分享,他們在一起的時光很新鮮也蠻快樂。

振赫終於忍不住向秀賢要求明天早餐作為回禮,他說他也有一些問題想整理好之後問她,秀賢因為不知道明天早上有沒有行程,不能承諾。她把自己的想法告訴振赫,振赫則說不要有負擔,等半個小時沒來,他就會離開了。秀賢果然因為突發的事情不能赴約,可是很巧的,他們搭同一班飛機要回首爾,在機場的時候,他們相遇了,秀賢希望幫振赫的機位升等作為感謝他的回禮,振赫說坐十七個小時的經濟艙雖然很辛苦,可是這趟背包客的旅程,他存了一年的錢,有多少錢就走多遠的路,因為經濟艙也是他的旅行計畫的一部分,他不希望改變。

秀賢則說那她會當作自己已經完成回禮來作結這個緣份;振赫看到秀賢和之前摔壞他相機的女生在一起,把美珍的名片拿出來看,而抵達首爾之後,他所面試的童話飯店給他打來錄取通知的電話,那是秀賢的飯店,振赫已經放空不能聽到錄取電話裡說了什麼,因為他正隔著玻璃幃幕和秀賢擦身,會再見面吧!我們。

0 回應
0

Related Articles

鍵入想法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We'll assume you're ok with this, but you can opt-out if you wish. 接受 閱讀更多

隱私 & Cookies 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