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秀賢 x 製作人的那些事

by Sandia

白承燦(金秀賢)是首爾大學法學科系畢業,但是他沒有往司法方向前進,反而考進電視台KBS擔任製作人(PD),在正式的入職典禮當天,他開了爸爸的高級進口房車上班,卻沒注意跟隔壁的車子停太近,所以當隔壁車主卓藝珍(孔曉振)開門時,就敲到他的車門,撞了一個凹痕;這天的行程是到他們所屬的藝能局真實的觀摩綜藝節目的錄製。

他們參與了由卓藝珍PD製作的音樂銀行直播,藝珍因為早上撞到別人的車,想到要賠錢覺得有點煩,雖然已經簡訊連絡車主了,可是承燦身為菜鳥,並沒有時間去察看訊息,一群人在副控制室確認現場狀況時,看到沒有在錄影的現場有一對男女正在調情,大家仔細看是二天一夜的羅俊模PD (車太鉉)和演藝家中介的申惠珠PD (趙胤熙),惠珠是承燦的大學學姐也是他想要當PD的原因,所以看到她在談戀愛,承燦真是心碎了,雖然他說他是一看到狀況不行,立刻放棄的人。

藝珍持續連繫車門刮凹的車主,當她打電話給車主時,看到來觀摩的菜鳥也正好要說電話,覺得身為菜鳥,在見習現場看手機是不對的,應該關靜音,也不應該接電話,所以藝珍因為制止車主接電話,她打的電話也就沒人能接了。

兩天一夜羅俊模PD其實是藝珍的好朋友,他們小學就認識,而且藝珍家的房子在金融海嘯時,因為爸爸投資失利,所以低價賣給從事房地產行業的俊模媽媽,現在房子則是俊模在住,俊模的節目真實綜藝兩天一夜第四季,主要表演人是婆婆媽媽演員們,可是播出後收視一直低迷,他也因為節目內容出現不宜闔家收看的詞語常常被主管單位放送局檢討會召見。因為收視率不好,俊模的上級要求他把主要參與的婆媽演員們砍掉,換一批能使收視率起死回生的企畫出來,於是原本兩天一夜要舉行第四季一周年紀念餐會瞬間變成離別餐會。

承燦他們今天參加的音樂銀行直播裡有一個超級偶像Cindy(IU)的演出,Cindy穿著唱片宣傳服來上節目,那是又短又透視的性感衣飾,因為和公營的KBS的形象不合,藝珍請Cindy換一套衣服,可是Cindy其實很倔強也很有自己的想法,她覺得穿這件衣服唱跳自己專輯的歌最合適,所以原本答應在外面加外套表演,也是剛開場就把外套拋掉,這讓藝珍覺得她是難搞的藝人,也因為Cindy,藝珍收到放送局檢討會的來函。

在結束很鬧的一天之後,藝珍來到停車場準備回家,而被她刮到車的車主還是沒有和她連絡,再打一次電話給他,沒想到車主是今天在現場顯得笨拙又顯眼的新人承燦,所以她也可以理解為什麼一整天都連絡不到車主了。藝珍請承燦報修車子的費用給她,也不要因為她是前輩而不好意思向她要錢,承燦則一本正經的說車子是爸爸的,會回去請爸爸報修車子的費用;之後承燦向藝珍報價83萬的修理費,藝珍則因為買房子還有投資的事,把錢分散了,要求承燦讓她分期付款。

夜深羅俊模PD也回家了,實際上藝珍和弟弟藝俊(金熙燦)現在正寄居在俊模家,因為藝珍買的房子需要在兩個月後才能交屋,在一次俊模喝醉的時候,藝珍跟俊模訴苦,他糊裡糊塗就答應借藝珍暫住家裡;他的公寓正好跟承燦家是一個社區,晚上他出來倒垃圾,遇到自己暗戀的學姊慧珠來找俊模,雖然嘴巴說祝福兩人,可是把兩袋垃圾死死的綁在俊模的兩個後照鏡上,這是終年不變撲克臉的承燦所擁有的黑色幽默。

其實俊模沒有這麼喜歡慧珠,他試圖隱約地告訴慧珠兩人不適合,他跟慧珠說我們在公司還是認真在工作上比較好,可是慧珠卻已經計畫想跟他結婚的事情,她沒有真的理解俊模的意思,只是說好的,那我們在公司之外親密就好;俊模覺得她的理解能力可能不好,可是聽他傾訴的藝珍則覺得這種不清不楚的說詞,慧珠又不是海豚,也不是用聲波溝通,怎麼能懂。

承燦讀書時是法學高材生,進電視台之後也把擅長理論的頭腦用在工作上,之後承燦被分發到低迷的兩天一夜擔任助理製作,他加入的時候正是要通知主持群被全體換掉的時候,他是團隊裡的老么,因為大家實在沒有想法要怎麼通知資深婆媽主持群比較好,所以也問了承燦的意見,承燦則說在這樣的時候,不如單刀直入地告訴她們,他的回答使前輩們翻白眼,覺得公司在他們如此低迷的時候,還派了傻瓜新人來。

在釐清主持群與劇組的人際情結之後,身為菜鳥的承燦反而被派任通知主持群裡最資深的尹汝貞前輩,承燦試圖用委婉的方式來告知前輩,比如比起綜藝,大眾更希望在戲劇裡看到您之類,可能是語氣太轉折,或者是前輩不能預料節目可能被砍等等原因,承燦在離別餐會之前並沒有把正確訊息傳達給尹汝貞前輩,她只認為承燦想告訴她的是希望她能成為節目的中流砥柱,所以當她到聚會時,才得到這樣的消息,氣氛瞬間變成冰柱。

弄糟了傳遞訊息的事情,讓離別餐會氣氛僵硬,才上班不到一周的承燦覺得自己應該不用去上班了,很沮喪而且什麼事情都不對,什麼事情也沒有能力扭轉,雖然今天晚上同時也是迎新餐會,可是俊模說已經不想再看到他了,所以承燦就走回公司,回到辦公室剛好俊模桌上的電話響了,承燦接起來,原來是尹前輩的來電,她為俊模做了青梅茶,青梅茶對長期熬夜的人好,她希望俊模可以清醒一點,振作起來,而且她請承燦跟俊模說這些日子她很愉快;在聽到這些的時候,承燦有點傻住,因為和今天整天發生的事情對照,怎麼會感到愉快呢?或許事情沒有這麼糟糕,沒有過不去的橋,尹前輩又問了接電話的人是誰?承燦說自己是今天去找她的新人,前輩則說她要告他,承燦又是一愣。

開玩笑的,你身為一個綜藝製作人怎麼一整天都聽不懂玩笑話呢?人生沒有過不去的橋,承燦還在學習。

0 回應
0

Related Articles

鍵入想法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We'll assume you're ok with this, but you can opt-out if you wish. 接受 閱讀更多

隱私 & Cookies 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