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高由里子 x 不知道就好的事

by Sandia

(3)把自己活好

《不知道就好的事》劇情背景是雜誌媒體出版社,所以在劇裡有一個角色也很引人注意,那就是總編輯岩谷進(佐佐木藏之介),關於媒體的意志,對於他們所認同的工作態度,總編輯常常有強烈的表達,是一個正向而且帶動雜誌前進的存在,雖然劇情不以他為主,但是在很多必要的情節,以總編輯的立場,他說了很多動聽的話,這些話對整部戲想表達的思想其實蠻靈魂的。

身為靈魂人物的總編輯

因為周刊雜誌主要是追政治醜聞還有名人外遇的新聞,所以在每一集劇情追的新聞都有點類似,可是又有不同的角度來描述新聞;關於感情,有兩個故事讓我印象深刻:

凱特追的第一個新聞裡面(第一集),是一個70歲的茶藝老師被海外情人詐騙金錢的故事,茶藝老師的兒子向凱特爆料時,凱特說錢被詐騙了,你可以繼承的財產也會變少吧!然後凱特開始接近茶藝老師,想要告訴她那是詐騙,並且也想要採訪茶藝老師的想法,那個時候,剛好凱特發現自己可能是無差別殺人嫌疑犯的女兒,並且她當時的男朋友野中跟她說他不在乎,而想跟凱特結婚。

因為自己發生的事情,讓凱特知道愛情能有什麼樣的力量來支持人生活下去,所以凱特看待茶藝老師的愛情的方法就不再是傳統的、覺得這是錯誤的、詐騙的想法,而懂茶藝老師那種就算是拿錢買愛情也是你情我願的事情;茶藝老師拿錢去買她現在需要的愛情感覺,她自己覺得很值得,這樣的想法凱特捕捉到也寫成報導了。

這個故事所表達的東西,真的把人在家庭裡的關係都拆解,以前我們會想老人家累積一輩子的財產會留給下一代,但是這種東方傳統的思想,漸漸的不存在,下一代不認為自己能承擔上一代在年老時的照護工作,上一代也認為我所努力累積一生得來的錢,我想自己花;這樣的想法默默的在這個故事裡,低調不被解釋的發生。

另一個關於感情的故事也是整部戲很重要的轉折情節,那是棋藝家和女明星的外遇事件;事件剛開始是棋藝家的太太發現而且向周刊爆料,太太希望藉由報導使丈夫回到自己身邊,可是劇情透過凱特的報導角度也不是這樣進展的,因為凱特的報導沒有站在太太這邊,她詮釋了第三者的感受。

女明星和棋藝家在海邊約會被凱特追問感情的時候,她率先棋藝家去表達自己的感情,她說她不覺得自己的感情是較後來的就是骯髒的……;雖然不管凱特怎麼寫這篇報導,棋藝家都不會回到太太身邊,可是太太把自己的憤怒放在凱特身上,並且到雜誌社刺傷凱特,這是情節的轉折點,而凱特對於感情第三者的詮釋,或許也牽連著自己身世的感受吧!她的母親可能是第三者而生下她,她自己在感情上正感受著第三者的喜怒哀樂。

我想我們都想當個正直的人這樣的想法一直存在社會中,可是什麼是正直呢?希臘哲學家亞里斯多德說去做對的事;對每個人來說對的事都不相同,所以社會很多元,如果願意去理解每個人的豐富和多元,這個世界真是花花世界。

凱特在面對自己的不倫也帶著愧疚,在婚外情發生之後,凱特扭傷腳,她說這是報應吧!她這樣的想法是社會主流的傳統價值,可是在這部戲裡面,我看到所謂的傳統價值一直被分解,關於這樣的分解,我有興趣的是它的哲學方法,而不能去探討對錯,因為關於對錯的判斷,我們不能去看到長遠的前因與後果,只就事情本身來討論對錯,會掉到鄉愿裡面。

在棋藝家的太太刺傷凱特的時候,尾高也為凱特擋了可能是致命的一刀,所以他們兩個都進醫院,與此同時,整個雜誌部門都看到他們兩個人還存在著的感情,凱特也想逃避,然而作為靈魂角色的總編輯的談話出現了。

怎麼樣的選擇才是正確的選擇呢?對自己誠實,誠實的面對還有接納感情,才能在往後的人生正向的走下去,這樣的概念好像是靈魂角色想要傳達的事情,這個想法相對於東方傳統價值來說很新也很單純,雖然已經在現代的社會被我們普遍的認同還有實踐,但是站在開放的角度,我把自己停在對於這種想法的理解而不完全認同,因為除了誠實做自己之外,我也相信從自己出去的東西會再回到自己身上,雖然我們對自己誠實去面對感情,可是誠實的背後是帶著雙面刃的傷害,在無限循環裡面,出去的東西終究會再回來。

0 回應
0

Related Articles

鍵入想法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We'll assume you're ok with this, but you can opt-out if you wish. 接受 閱讀更多

隱私 & Cookies 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