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高由里子 x 不知道就好的事

by Sandia

(2)世代、文化

我是80初出生的世代,在職場上有深刻的感覺後面世代的同事和我們這個世代的想法很不相同,沒有什麼好壞,文化意識的更迭就是這樣在進行的吧!近幾年看日劇,對於更迭這樣的感覺也有很多的衝擊。

因為以前看過的日劇,有些故事還停留在腦袋裡,新的日劇又放進來的時候,就感覺人的想法真的變了,還蠻高興這些影音資料保存了思維的變化,而且這些東西很容易可以取得,連續劇又是很容易普及的影音,所以大眾也會很直接透過連續劇來更新自己對世界的想法吧。

日本社會過去是嚴謹的,在過去政策上出現過相對於嚴謹的教育改革,在日本他們稱為寬鬆世代,在《我要準時下班》還有《不知道就好的事》裡面都有一個寬鬆世代的角色安排,我想我在這兩部戲裡面被吉高吸引的重要原因就是她和寬鬆世代相處的應對模式和態度。

就台灣或日本的文化,常常上一輩對下一輩會表現出恨鐵不成鋼的想法,很容易這樣的想法也造成不同世代的摩擦還有不了解,其實不同世代所面對的世界很不一樣,會發展出來的人生態度當然也不同,所以我很喜歡女主角在這些角色裡,所展現的對待看起來傻傻或不長進的後輩的氣度,會說後輩看起來傻傻或不長進,其實也是自己從威權的角度來詮釋不同世代的關係,因為面對世界所接收的訊息,不同世代理解方式的不一樣,可能看到同一則新聞時,寬鬆世代會覺得那又怎麼樣,而看到那種「那又怎麼樣的姿態」,會使和我一樣老一輩的人感到他們傻傻。

可是如果看懂時代改變的人就會知道,他們的傻傻其實和我們的傻傻是不一樣的,我們認定自己的傻那可能是真的傻,我們認定他們的傻,那可能不是傻;好像繞口令,但是看看現在資訊時代的大富翁很多就是這些看起來傻,其實在他們的世界不傻的人,哎呀,真高興自己活在這麼具有戲劇張力了時代。

0 回應
0

Related Articles

鍵入想法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We'll assume you're ok with this, but you can opt-out if you wish. 接受 閱讀更多

隱私 & Cookies 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