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Home 寶瓶時代 問題與答案

問題與答案

by Judy

早上起床,有一個朋友問我關於孟婆湯的事情,他問我為什麼會記得前世的事情,難道是因為沒有喝孟婆湯嗎?

我很直覺的問他關於這個問題他有答案嗎?他跟我說他沒有答案,我跟他說如果他沒有答案那我也沒有。可是關於這個問題,在吃了早餐之後,我有不一樣的想法。

我是一個佛教徒,在我的桌子上放了西方三聖的佛像,大部分的每天我都坐在佛像前念經,然後有一天佛像發光了,那個光就是把整張照片裡面佛像的部分全部變成白光,背景的部分還是藍藍的。

在佛教的名詞裡面佛像發光稱為感應,也就是佛菩薩聽到了我在念經了,或者說佛像其實本來就是一直發光的,只是在我感應到的那些時刻,讓我看見發光這件事。

佛像發光對我的意義很大,那代表我終於和自己內在的廟堂連結,可是又過了五個月,默默的我就把佛像收起來了,我把佛像放在經書裡面,我的書桌變得光禿禿的,只剩下佛經,不再有形象。

我感覺佛菩薩沒有形象;孟婆湯的問題也一樣,我感覺沒有孟婆也沒有孟婆湯,遺忘前世這件事,內建在我們每次在地球的新旅程,為的只是讓我們認真的玩遊戲。

關於問題還有答案也是很有趣的兩個對等名詞,很多時候我都覺得當一個問題形成時,其實發問的人內在應該有答案,問題與答案是連通的,所以我們會說自己是自己問題的解答大師。

可是當一個問題被看見的時候,卻會因為看見的人層次不同而有不同的看見還有解答;比如說我看見日月潭乾涸了,我的答案可能是因為這一年都不下雨,可是附近的人民可能會說,因為日月潭的水都引來給大家使用等等。

當我相信所有事情的發生都是有意義的時候,我開始會用比較正面的理解去解釋,因為當我以正面的方式相信的時候,那就是我所看到的世界。

感覺這個概念蠻唯識,比如說這個人看到我就不喜歡我,可是我每次看到他,看到他對我的臭臉,可能就會解釋成他只是心情不好。

真相很重要嗎?我不知道。但我覺得透過解釋自己的認知,我可以改變真相。(在文學上面,我會稱為轉化法)(感覺起來蠻像思覺失調的徵兆)

但很多事情其實只是一線之隔,(例如瘋子與天才),重點在於我們想要看到什麼樣層次的世界。

0 迴響 comment
0

請鍵入您的想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