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Home 療癒 禪七

禪七

by Judy

應該是研究所碩一的寒假,距離現在已經是14年前了,我到法鼓山禪七,打禪七天是不能說話的,連和自己說話也不鼓勵,可是我記得有一天晚上共修結束之後,自己回到禪堂在佛菩薩面前一直哭。

一直哭希望菩薩給我智慧;很多時候只有在佛菩薩面前,我會這樣放開心腸要東西:我沒有智慧請給我,我沒有智慧請給我。一直哭一直哭的結果當然是即使菩薩跟我說話,我也聽不到,更何況打禪的用意是找到自己的自性光明。

可是我不記得自己為什麼追求智慧。

現在刻印在意識裡的只有每天凌晨的起板聲、禪堂裡暈黃的燈,還有了不可得的深深的悲傷;追求智慧的目的還有動機都不記得,追求的記憶還有迫切被又後來14年的歲月覆蓋,在此之後,我也不打禪,而念佛了。

那個時候有一個夥伴在最後分享的時候說到他進入境界,覺得快樂;關於快樂的境界,前陣子我也進去了,現在回想起來,境界裡面的快樂,使人感覺愚勇,覺得想要做什麼事情都可以完成,使人感覺正向,覺得什麼事情都充滿信心。

境界會掉下來,然後我認真的想看看自己應該沒有在傻氣的時候做了什麼傻事吧!傻氣其實很美好而且快樂;境界不值得貪著,但是境界也開始層疊在我的經驗意識裡,原來是這樣的感覺啊。

這兩天我又想起那了不可得的智慧,心中卻開始有了關於智慧的問答,原來智慧對我來說是問題配上答案,甚至是問題配上很多答案,在試圖感知智慧的無數時刻裡,我心裡的圖像總是那個哭得很慘的自己,傻氣可是可愛。

0 迴響 comment
0

你也會喜歡

請鍵入您的想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