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Home 療癒 我們都帶著傷

我們都帶著傷

by Judy

那天我在想要怎麼把自己理解世界的方式拆解,可是實在有點困難,畢竟每個人理解世界的方法就是自己的限制,如果我能理解自己的限制,限制就不再是限制了,可是限制摸不著邊又怎麼拆解呢?

我的世界是哲學的理性世界,以前譚家哲老師上課的時候曾經說人類看這個世界是充滿階級的,所以這個世界在人類的眼裡並不美麗,可是對上帝來說世界是完美的,上帝的眼裡沒有階級。

理性是腦的作用,理性包裹著感性,感性是夢想,只要夢想越強大,我們的理性也會為了夢想越來越強大。

我很清楚的知道如果我把自己理解世界的方式拆掉,過去被理性撐住的感性會軟癱,本來以為把理解拆掉是一種假說,到底怎麼可能?可是我卻眼睜睜的看著大型起重機開進來大腦把我的哲學架構吊走。

大腦其實很有創意,只要發心想實踐,大腦其實能夠使命必達。

失去理性的我在將近一個月的時間裡,每天晚上很早睡,早上睡不醒,而且還需要午睡,其他沒有在睡覺的時間則好像也沒有醒著。

以前藏在理性裡面的傷口在冒血,以前告訴自己要堅強要乖乖的記憶泡泡被戳破;可是大腦已經不再為了這些傷口運作,疼痛的只是心,有的時候像錐子戳,有的時候像淺層挫傷會很痛想哭。

傷痛是很奇妙的印記帶著提醒來告訴我,怎麼做可以更好,不是為了告訴我我不夠好。

然後有的時候我會想我的傷痛只是一點點就需要花這麼多的時間來關注,這麼多人的刮傷挫傷摔傷還有刺傷有被在乎嗎?

祈禱是上與天通的方法,我最近剛學會,把自己的傷痛和上天分享,天會給予回饋,接納自己有傷痛的可能,接納自己不總是堅強,然後允許自己被上天接住。因為對天來說,我們都是完美的。

0 迴響 comment
0

你也會喜歡

請鍵入您的想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