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Home 療癒 《宇宙新小孩》

《宇宙新小孩》

by Judy

如果你和我一樣,從小到大都覺得好像在找什麼東西,可是卻找不到;如果你和我一樣,笑起來眼睛圓圓的,好像沒有煩惱;如果你和我一樣,異常敏銳;如果你和我一樣,容易悲傷;如果你和我一樣。

那我們可能真的一樣,是提著行李箱來地球出差、旅行或是居留的新移民。

在我成長的歲月,我曾經懷疑過自己是不是第一次來這裡,不然為什麼對很多的情緒無法理解?可是我又覺得自己有過去世的死亡記憶,所以我想至少自己應該在地球生活過兩三個人生。

我一直沒有辦法適應在這裡的生活,所以當我知道有一個美麗的星球叫做極樂世界,馬上立定志向告訴自己我想去;在那些尋找人生意義的時刻,我沒有發現自己是第一次來這裡,雖然模糊的記得自己來這裡的目的,可是更重要的是我很想要離開。

離開的意念取代了人生意義的實踐,甚至這兩個想法在心裡的拉扯消耗了我所有的能量,我沒有能力使自己往這兩個相反方向的任何一個方向前進。

我在今年得到慈悲的提醒而認同自己的故事,而且我也發現和我同世代的朋友們可能有很多和我一樣帶著行李箱來地球,很希望和您們分享,希望大家不要為了自己的人生困惑。

新移民其實和原住民沒有什麼不一樣,只是先來後到,但我們對我們自己為什麼來有比較清晰的洞見,當我理解自己是新移民的時候,我發現終於我可以扎根而不再尋找答案,雖然我還是希望此生結束可以再移民極樂世界。

第一次在公開的地方分享光行者的概念是最近一個月,我參加諮商口語練習的小團體,在那個地方,我感覺安全,然後我想,跟大家分享這個想法是安全的,因為移民的概念就像從宜蘭搬到彰化,也沒有什麼不一樣。

我、我們還有我們的下一代,都帶著宇宙美好的集體意識而存在,可是當我們沒有意識到這件事情的時候,被自己的悲傷、困惑還有地球的歷史包圍走不出來,生命的意義無法開展。

當我的家人知道這樣的故事的時候,他們很容易就接受了,我想這真是一個美好的年代,尤其出生在台灣,所有事情的發生都有其必然;我的爸爸只在乎我有沒有到處遊蕩,他總是覺得我很容易被低頻率的靈體附著,可是他不知道其實我已經可以把這些靈體帶到廟宇,請菩薩送他們到善處;靈體也不可怕,那只是我們本來的面目。

真的很謝謝我的人生指引,那是您、是您們。

0 迴響 comment
0

你也會喜歡

請鍵入您的想法 Leave a Comment